zhengdong trends正東動態

【雅昌專訪】王勝:借北京國際藝博之機為玉雕業發聲

發布日期:2014-10-17     瀏覽次數:3877

【雅昌專訪】王勝:借北京國際藝博之機為玉雕業發聲

摘自  2014-10-01 22:10:09 來源: 雅昌藝術網專稿 作者:王歌

摘要: 玉雕清明上河圖 2014第十七屆北京國際藝術博覽會將于2014年10月6日至10月9日在全國農業展覽館(新館)舉辦,屆時將吸引超過150家藝術機構共同參加。展覽內容將主要包括中國書畫、雕刻工藝、海外精品、民族藝術四大板塊。在雕刻工藝板塊中,藝博會不僅精心策劃新疆和田黃玉專題展,還隆重推出一件&l…


  


玉雕清明上河圖

      2014第十七屆北京國際藝術博覽會將于2014年10月6日至10月9日在全國農業展覽館(新館)舉辦,屆時將吸引超過150家藝術機構共同參加。展覽內容將主要包括中國書畫、雕刻工藝、海外精品、民族藝術四大板塊。在雕刻工藝板塊中,藝博會不僅精心策劃新疆和田黃玉專題展,還隆重推出一件“重器”:玉雕作品《清明上河圖》。此款作品用重達23.6 噸的整塊和田青玉雕刻而成,栩栩如生地描繪了清明上河圖虹橋局部的場景。據悉,這件僅底座就耗費15 噸重黃檀木的皇皇巨制歷時七年方才完成!

  北京正東藝術館館長王勝認為,藝博會本身宣傳力度大,品味也高,是多門類藝術展現的好地方。玉雕與繪畫一樣,有很美的一面,既然繪畫有大師,當然玉雕也應該有大師。在雕刻藝術里邊,既能反應作者對材質的解讀,也包含了他們對藝術的詮釋。玉雕中不光有大眾見喜聞樂見的題材,也有大題材和大制作。例如這件《清明上河圖》玉雕作品選取了張澤端名畫《清明上河圖》中比較有特征的局部,著意把平面的畫移植到立體和壯觀的玉材上立體地呈現出來。王勝相信,觀眾看到這件作品的時候,一定會被吸引進去,并且在其中領略到一種傳統文化的信息。因為本作品采用老祖宗的傳統技法將國畫的元素進行了有益的嫁接。借此次藝術博覽會的大環境,將玉雕藝術品進行展示,讓這種古老的雕刻藝術與更多的不同門類的藝術同展示、齊共鳴!

  王勝向記者表示,今年博覽會的定位比較側重于包括中國水墨、雕刻藝術在內的傳統藝術,并且很榮幸既作為承辦方,又帶來自己的作品參與是一次很好的機會。畢竟本身就是做文化的,很珍惜這樣的平臺。他告訴記者:這次有側重地選擇和田黃玉,實因黃玉被宣傳得太少,普通觀眾接觸也不多,因而缺少對黃玉的了解。其實,翻開玉的歷史便可知和田黃玉的歷史非常悠久,《禮記》里就有一段關于天子駕黃車、穿黃衣、配黃玉禮天的記載,可見黃玉的珍貴程度要高過白玉。現如今黃玉料的儲量比白玉少很多,質地特別好的已經枯竭,因為有些黃玉的前身曾經是白玉,通過礦體的演變才能成為黃玉,因此稀之又稀。

  他承認,以前像這樣的玉雕展現機會進來得很少,因而很想借此次博覽會為這個行業找一個發聲的地方。他欣喜地看到,近年來玉雕行業逐漸受到重視,曾經被稱作雕玉匠、雕玉工,這次已經被冠以“雕刻藝術”。他認為這是了不起的改變:已經把玉雕的設計、玉雕的創意,甚至一塊玉料潛在的美提升到一個很高的藝術地位。我們的談話也就此展開。

   雅昌藝術網:此次玉雕走進藝博會,與各門類藝術同臺共展。您怎么看玉雕與其他藝術的關聯性?

  王勝:因為涉及玉雕,每個玉雕師都必須會畫畫,我也時常習畫。比如我需要雕一個觀音,繪畫和設計必須貫穿始終。我需要先在毛坯畫一稿,然而這第一遍畫稿很快被雕刻得沒有任何痕跡,接著再繼續畫第二稿、第三稿…直到雕刻完成。越往后繪畫需要越細致,一件玉雕活往往需要畫三十遍、四十遍,如果在宣紙上畫就就會產生三四十件作品,但我們所有的繪畫最后呈現的是一件立體的玉件。

  雅昌藝術網:您等于告訴了我,玉雕師其實要有很好的繪畫功底。而且一件玉雕的產生需要無數次的繪畫和雕刻,其中耗費的時間可想而知。那么這次推出的《清明上河圖》,如此重器的選材、創作構想,然后在藝博會上隆重呈現,是怎么樣一個過程?

  王勝:顯然《清明上河圖》跟藝博會是有緣分的。畢竟這件大型玉雕作品,我們從選料到創意設計,再到雕刻完成,耗費了六年多接近七年時間。今年初才算整體完成,并幸運地趕上了藝博會。一件如此龐大的工程,運用了現代的雕刻工具。如果穿越到古時候可能難以想象,也許需要一個熟練的玉雕師用其一生的時間來完成。

  雅昌藝術網:數十噸的玉料顯然難得,是和田碧玉嗎?

  王勝:透閃石,屬于大和田的概念,昆侖脈系。顏色在碧青之間。

  雅昌藝術網:即便是大和田的概念,這么大的玉料一定罕見?怎么得到的?

  王勝:自然罕見。做我們這一行原材始終是最大的需求。有一些原材料商會與我們溝通,告訴我們關于一些玉料的信息。當然,一些玉料的出處以及相關的信息他們也不方便跟我們說得太清楚,可能牽涉到商業機密。總之,按照基本行規,我們按商定的價格得到這塊玉,至于這么大一塊玉后面的故事,以及怎么挖、挖多久,我們就不便細問。

 雅昌藝術網:當時如何決定把這樣一個巨大的石料與歷史上的宏大畫卷《清明上河圖》聯系在一起?設計理念以及付諸實施的過程?

  王勝:這個玉雕師叫趙錞,他是河北省玉器協會的副會長。這個作品是他在設計,并帶了幾個玉雕師花費六年多的時間共同完成的,我們覺得非常好。趙錞是非常有才的玉雕師,他18歲就上玉雕機,今年38歲,正是經驗最豐富的時候。真正做活的差不多就是這個年齡,再往后幾年就做不動了。這是必然的,因為長時間的一個動作需要聚精會神,尤其是雕刻細致的地方,比如雕刻眼或手的時候需要專神屏住呼吸,如果一刀出錯,作品不殘即廢。

  雅昌藝術網:在這樣高規格的藝博會把這件作品推出來,您對它的期望值應該很高吧?

  王勝:我想大概所有搞藝術的人都有一個共同點,就是真正得意之作是想讓更多的人來欣賞。我們有這個心:這么好的一件作品——無論是玉料還是創意或是雕刻工藝,都值得一睹為快。從歷史考證,玉文化從古至今已有8000年歷史,甚至還可以往上追溯。對華夏民族,唯一不離不棄的文化即是玉文化。從夏商周到春秋戰國,再從乾隆盛世延續到今天,玉雕的藝術一直在提升,目前更應該是玉文化的一個鼎盛時期,因此成為玉文化之一員非常有幸。

  雅昌藝術網:剛剛提到大和田玉的概念,您還告訴我和田黃玉相對白玉來說更加珍貴。那么這些黃玉也在大概念的和田玉范圍內嗎?

  王勝:這些黃玉都產自新疆地區,這是確定無疑的。幾乎在解放前就被確定下來的。新疆和田玉有一表玉龍帶,在新疆境內的阿爾金山和昆侖山,還沒有延伸到青海。如果延伸到青海,就是大昆侖概念了。黃玉地理位置挺玄,剛好處在玉龍帶的龍頭區域。我們非常有幸采得。因為在新疆有和田玉礦,采掘了很多年,黃玉幾乎被認為已經枯竭了,結果我們有幸又追出來!這個地區的名字叫若羌。

  若羌政府蠻可愛的,他們知道黃玉料已經沒有了,每每談到總還是大力宣傳黃玉。雖然他們知道本地區黃玉資源已經耗竭了,但他們認為僅僅是宣傳文化,跟其他沒有關系,實際上一切的造勢都是在為我們做宣傳。

  目前玉器的市場需求很大,這種市場是消費型為主的市場,藝術的地位從屬,很多都是喜聞樂見的一些題材。中國的玉文化很大一個方面是吉祥文化,這類題材需求量很大,和田本地玉滿足不了,所以現在青海料、俄料、韓料充斥市場。有聽說南美出一種料,我還沒有見到料樣,他們說特別打眼。

 雅昌藝術網:您剛剛說到一部分黃玉形成的過程是由白玉的過渡和演變。那么跟其他顏色的玉,比如碧玉、糖玉有沒有什么關聯?

  王勝:有一些資料能顯示這一演變過程。但碧玉跟黃玉沒有任何關聯,整個礦體成份不一樣。糖玉跟黃玉還是有點關系,因為糖是二甲鐵,在礦鐵演變時候會把白玉逐漸侵蝕成黃的顏色。糖玉和黃玉之前身都可能是白玉。更明確一些說,我們在采玉時候遇有白玉礦里面經常出現黃玉,但不多,零星出現。白玉會有一個漸變色,底部特別黃,慢慢白,說明這個黃的部分是被糖化所致。被糖色侵蝕了,形成了黃玉,這是一種;還有一種是全黃,跟糖沒有關系,出來就是這樣,天生就是黃色。而且黃色也有區別,一塊玉料里邊各種顏色會出現,比如梨黃、鵝黃,黃中閃綠。其中黃中閃綠情況較多。但是黃玉的玉質確實美,大家可以看一下我們的黃玉作品。真正做玉和玩玉的,到一定的時候都會對黃玉特別鐘愛。

  雅昌藝術網:這么長時間說黃玉,我突然想到,在黃玉、糖玉以及白玉里面出大料的概率似乎并不高,市面上很少見到上述顏色玉里面出特別大的山子擺件,而這次推出的體量龐大的《清明上河圖》是碧玉的品種?

  王勝:興許是老天的安排,賜給人間的東西此多彼寡。挺有意思的,白玉、黃玉的原料就是特別少。通常碧玉塊狀大,若羌也有碧玉,以前我們買的時候也都是幾噸一塊,非常大,比其他顏色的玉都大,而大塊的黃玉更少,比白玉的大料少。我們到古玩城或者一些商場的玉器專柜會發現,黃玉特別少,白玉相對多。

  雅昌藝術網:正東玉雕這一塊主要由你們來承擔,其他地方主要承擔的角色是什么樣的?

  王勝:我們幾家合作單位在開碰頭會的時候,把各自一些可用資源以及能做的事情擺出來作為后備。一切服從藝博會的統一安排,需要正東怎么做就做什么。正東在玉和雕刻方面有發言權,能掌控這一塊,確確實實能讓好的作品呈現在觀者面前。本次展會,正東另一個需要銜接的地方就是后勤保障這一塊,這是我們的責任。

 雅昌藝術網:這次北京國際藝博中,傳統玉雕與當代藝術同臺展示,怎么樣既不失去傳統又凸顯時代氣息?

  王勝:玉的長河太長,每一個時代的點滴都構成了長河中的一部分并形成時代的文化烙印。歷史發展到我們這一代,不乏制玉高手和優秀的玉雕設計師。在很多作品中已經賦予了新的時代信息。在傳承過程中有弘揚更有創新,作品已經呈現出時代的脈絡和呼吸。

  然而玉雕如何往盡量貼近藝術卻是這一代玉人需要反復思考的問題。確實,一塊料做出來以后會不會被賣掉,賣什么樣的價格不虧,才可以繼續做下去,這是一個很尷尬的需要面對的問題。如果過多地考慮市場,過多去迎合某位客商,加之該客商的欣賞水平并不高,你就陷入了左右為難的境地。所以我們看到更多的玉雕題材是傳統的,比如雕個彌勒佛什么的。

  隨著原材料的越來越稀缺,做玉人也惜玉如金。本來玉雕師可以根據一塊玉料的具體情形按照自己的思路進行完美的設計,把創作的空間留給自己。當代做玉既需要有傳承更需要有點兒自己的東西。當一個玉雕師經常需要考慮市場,他的創作才能一定受到制約。我現在對雕玉有一個不太成熟的想法,那就是真正做玉的人是否留一點時間和空間給自己,也就是按照自己的審美去做。為了考慮成本,也為了獲得更多人的青睞,不一定要用頂級的黃玉,而用相對不貴的玉。我建議可以選擇一些價值不高的原材料,但是確確實實屬于真正的和田玉。其實和田玉留給華夏子孫的礦再過五十年也采不空。有很多和田玉是很親民的,未必高高在上,市場價格大家都能接受。通過琢玉人的創作,將它們變成藝術品,帶給大家美的感受。也許帶有創作者審美和想法的作品更能讓觀者接近,畢竟大家是同時代的人。而總是跟幾千年前的人對話是很困難的。

  我剛才提到仍有比較豐富的和田玉礦藏,是鑒于我們在那邊有玉礦,我在深入玉礦的時候得到那樣的感受。但我并沒有對其他的玉礦進行詳細了解,因而也沒有十足的發言權。采玉是追線采,一旦發現玉的表象就可能說明有玉礦存在。我曾經發現成窩子的礦,發現每塊玉都是獨立的,并不是粘在一起,就像安靜睡眠的一個個生命體,透過一束陽光仿佛能看到孩兒般的臉龐,聽見輕微的呼吸聲。每一塊玉上面有一層厚厚的包裹體,被取出來的玉像果凍般的感覺,氧化后便是我們現在看到的玉的樣子,剛出來并不是這般模樣。

  雅昌藝術網:于是這些可愛的如果凍般的玉料被玉雕師將一些當代的觀念輸入其中,新的思想和觀念就生發出來?反之,如果一味追求傳統,一味模古,又會呈現另外一種追求?

  王勝:受不同文化的熏陶必然會打上不同烙印。我曾經看到一些優質原料被強行地成某一件作品的時候,真有“暴殄天物”的感覺!在乾隆皇帝的后期,他曾下圣旨要求揚州的工匠在雕琢一些器皿的時候盡量不要采取鏤空的方式,他覺得是對玉的一種傷害。這給我們的啟發就是,雕玉千萬不要像做一個大手術那樣,而是要盡量體現玉本身的溫潤和樸實。作品應該盡量體現出原石之美,而絕不是讓原石跟著你走,在很大程度上改變它。現在各種流派的雕工百花齊放,但是在繼承和發展玉文化過程中,以玉料構思幾乎成為主旋律。

  雅昌藝術網:您在這一屆北京藝博會上除了有玉文化的大巨制推廣,還特別引進青年雕塑。您覺得雕塑和玉雕共同呈現在藝博會上的意義在哪里?

  王勝:引進雕塑,我受之有愧。實話實說,吳為山老師曾經看到我們的東西,就說我來設計,你們給我做一個。他認為他的設計理念可以用玉雕的形式完成。當今,吳老師的雕塑是非常棒的,在我們這樣一個博覽會中,我們非常想呈現給觀者最高的水準。我們兩個展位都在一起——吳老師的雕塑藝術和我們的雕刻。畢竟雕塑的影響力在國際上處于更重要的位置。吳老師很多作品在國外更受到追捧,從這一點是我們做玉雕要學習的。

 

新疆35选7开奖走势图 棉花加工行业赚钱 微信捕鱼大奖赛破解版 闲来甘肃滑水麻将 车险的保险公司都赚钱 企强集团用信用卡赚钱 llke视频怎么赚钱 杭州麻将下载排行 越野车这么跑川藏赚钱 淘宝群发优惠券赚钱 鼎汇娱乐网址 便利店能赚钱与否 玩棋牌游戏上庄能赚钱吗 赚钱一对一速配视频聊app 新世纪彩票游戏 麻将三国手机版下载 忆刻能赚钱是真的吗